大二学生千万富翁

2013-08-12 17:14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羊城晚报)都是大学生,“同人不同命”。在“史上最难就业季”背景下,这种差别体现得更突出。

  罗敬宇在学校创业基地联系业务

  记者关注其中两个群体——创业成功者和就业受挫者。有些大学生已跻身“成功人士”行列,比如湖北的罗敬宇,去年考上湖北大学的他,初中开始“创业”,如今已拥有过千万元身家;比如江西师大的五位同学,学以致用,成功复制“中国合伙人”,掘得第一桶金。而有些大学生则陷入毕业即失业的困惑,比如徘回在广州大学城周边城中村里的应届生们。

  人力资源市场化已经多年,传统的“找工作”、“找饭碗”的观念受到越来越严峻的挑战。何时将找工作与选事业区别开来,并随之调整自己在求学阶段的目标和努力方向,校园里的大学生们何时才能真正卸下“就业难”的紧箍咒。

  高中时就开店

  年盈利两百万

  湖北十堰市南京路口贸易局家属楼3楼一套百余平方米的住宅,是罗敬宇的“发迹地”。

  这套房子是罗敬宇奶奶的房产,长期没人住,从高一开始,在爸爸的支持下,罗敬宇就在这里经营画材生意,到高二时,他仅靠这个店面,一年已能赚 200多万元。罗敬宇去年到武汉上大学后,这里交给了刘立佳,爱好音乐的刘立佳将其逐步转型,主营音像制品。虽然接手才一年,但在十堰市已经小有名气,每天都有几千元利润。刘立佳说,这都靠罗敬宇给他带来的好人气。

  刘立佳去年从湖北汽车工业学院毕业,那时罗敬宇高中毕业。两人合资的这家音像店利润不错,但至今还没有谈分成,两人都说:“好兄弟算明账伤感情,但谁都不会亏待谁。”

  读大一时,来自河北的刘立佳在画店认识了罗敬宇。刘立佳觉得罗敬宇很诚实,印象很好,两人交往甚密。“看看他的朋友圈就能明白,罗敬宇为何能取得今天的成功。”刘立佳说,罗敬宇擅长交友,为人豪爽、真诚,别人有困难总是尽力帮助,初中在大街摆摊时就跟一些店主关系很好,人脉很广。

  罗敬宇的父亲曾在银行工作,后辞职办企业,生意做得很大,他十分支持儿子创业,觉得死读书没有用。罗敬宇的母亲是十堰市一所知名小学的领导,在幼教领域很有名气。她认为孩子年轻时赚钱是次要的,主要还是要读好书,学会做人,多交朋友,“人缘越广,走得越远。我现在一点都不关心他赚了多少钱,我很害怕钱赚多了他会变化。”罗妈妈说,孩子老实,不了解社会的复杂,“我对他这么早闯荡社会是很担心的,我还是希望他多读书,读好书”。

  初中初涉商海

  也曾血本无归

  罗敬宇的创业故事,要从他读初中时讲起。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离震区只有几百公里的十堰余震明显。很长一段时间里,十堰人喜欢在广场上放孔明灯,向罹难同胞寄托哀思,后来逐渐成为一种夜间文化活动。初三时,罗敬宇跟父母在广场散步时发现孔明灯很壮观,他看到了“商机”。

  他到十堰大市场一看,一个孔明灯批发价2元,但却可以卖10元,他当即进货200个,下了自习后就赶到广场摆地摊叫卖,但4个多小时喊破喉咙也只卖出十几个。

  罗敬宇总结经验认为,根本原因是单枪匹马势单力薄,便动员同学加入销售队伍。他以每个孔明灯5元的价格批发给同学,不用叫卖,便能净赚3元。

  十堰在鄂西北,远离大城市,这里的批发价是2元,如果从外地进货是否更便宜?罗敬宇上网一查,喜不自胜:网上售价仅0.5元,他立即批发了2000个,以3元卖给同学,让同学以5元的价格销售抢占市场。这一变化,让罗敬宇赚了近5000元,前后总共获利达万元。

  有同学提醒罗敬宇:别人祈福你发财,影响不好。罗敬宇觉得有道理,马上将余货以2元一个抛售,还拿出5000元悄悄资助家境困难的同学。

  初中毕业后,罗敬宇考进十堰市13中学美术,课余时间充裕。罗敬宇开始尝试经营女装店。他独自前往全国知名的批发市场——武汉汉正街调查市场行情。晚上就在天桥、火车站等地方将就着过,“卖孔明灯赚的几千元钱,舍不得花”。

  回到学校,罗敬宇瞒着家人,向同学和以前认识的档主借钱,1000元、5000元……借条都打了40多张,靠他的“人缘”,竟筹集到11.92 万元,在十堰市“金三角”服饰广场开了一间40平方米的服装店。聘请了两名店员,一个当店长,一个当售货员。周末和寒暑假,15岁的罗敬宇就到武汉汉正街、浙江义乌,拖着半人高的行李箱“扫货”。最初还赚了些钱,但后来因为他的服装太前卫,门店少人问津,只撑了半年就倒闭了,罗敬宇一下子亏了9万元。 “在失败面前,我觉得年轻就是本钱。第一,我没有家庭负担和其他压力,第二,思想没有被固化”。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