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鸭经济学

2013-11-06 10:5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搜狐财经)

  2013年10月底,大黄鸭在颐和园结束了北京之旅。这只神奇的鸭子在北京带来了一个又一个惊喜,这惊喜不仅仅是游客们的观赏之喜,还包括它超凡的吸金能力。

  自2007年第一只“大黄鸭”诞生以来,霍夫曼带着他的作品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出发,截至2013年10月,先后造访了11个国家地区的15个城市。大黄鸭所到之处都受到了很大关注,也为当地的旅游及零售业带来了极大的商业效益。

  据了解,大黄鸭在京展出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接待大黄鸭的两所公园,仅门票及其他收入就分别过亿。其中包括门票、旅游带来的相关消费以及“大黄鸭”衍生品的销售等。

  具体到目前的参观人数,曾辉指出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人数,目前园博园和颐和园两个园一个半月以来的参观人数达到了约300万人次。

  大黄鸭的“履历”

  大黄鸭(Rubber Duck)是由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以经典浴盆黄鸭仔为造型创作的巨型橡皮鸭艺术品系列。大陆网友称之为香港小黄鸭,香港媒体称之为巨鸭。先后制作有多款,其中一只是世界上体积最大的橡皮鸭,尺寸为26×20×32米。自2007年第一只“大黄鸭”诞生以来,霍夫曼带着他的作品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出发,截止2013年10月,先后造访了11个国家地区的15个城市。

  从2007年开始,大黄鸭就开始游历世界。每次大黄鸭都会引来当地粉丝的疯狂追捧,给人们带来惊喜和欢笑,很大程度上实现了艺术家创作的初衷。橡皮鸭作为世界各国儿童面前经常出现的形象,可以治疗大家心灵,放松心情,而且无国界之分、不歧视任何人、也不带有任何政治内涵。

  大黄鸭等于“疯狂印钞机”?

  “萌”动中国的大黄鸭,其实创意不过是源于21年前的一场海上事故,中国出口华盛顿的玩具货柜在台风中坠海破裂,2.9万只浴盆小黄鸭、海龟和青蛙漂浮在海面上,浩浩荡荡地游到了英国和美国。

  就是这样平凡还略显悲剧的小故事,在荷兰艺术家霍夫曼的眼中,却成了独特而欢乐的艺术题材。这个个头足足有4层楼高的超萌艺术品,其制作费用约20万英镑,这区区20万磅可以在香港维港——这个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处漂浮整整5周时间。

  20万磅换来最为让人关注的娱乐事件,100多万的人流量,世界上所有主流媒体的报道,这些免费的关注与无形中的形象推销,大黄鸭的吸金能力不亚于“印钞机”。

  大黄鸭在北京的亮相更是深化了其“疯狂印钞机”的本领。在颐和园,大黄鸭亮相首日,尽管是周四的工作日,颐和园全园仍然接待购票游人2.51万人次,同比增长了62.64%。而在“十一”黄金周期间,从10月2日至5日连续四天客流量超过10万,在10月4日,客流量甚至达到了13.3万的高峰。根据10月7日市公园管理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国庆7天长假中颐和园累计游客接待量66.6万人次,按照规定票价,依靠门票,颐和园至少有近2000万进账。同时,由于大黄鸭在颐和园的展示是360度,很多游客选择乘船游览,近距离观赏大黄鸭,而这也间接拉动了颐和园内的游船生意,3日小游船出租率达到了100%。从长达十几米的排队人流来看,无疑也为颐和园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同时,由于大黄鸭在颐和园展出时间长达32天,除国庆七天假期外,还有四周的双休日迎来客流高峰,且由于较园博园距离市区更近的地理优势,人流较园博园有增无减。

  据主办方估计,仅以园博园及颐和园为例,按照两所公园公布的入园人流量,在各自展示期间,包括门票、游船、餐饮等相关收入预计可达上亿元的水平,总收入或超两亿元。

  根据10月15日组委会召开的发布会上宣布的数字,原计划第一批上市的3万只小黄鸭在十一期间就基本售罄,其中包含5000只299元的限量版小黄鸭,及25000只普通版小黄鸭。经组委会与厂商沟通,再次加订了2万只小黄鸭用于售卖,如无意外,在大黄鸭离开北京之前,这2万只也将全部售空。也就是说,仅橡皮小黄鸭一项衍生品,设计周就将卖出超600万的价钱。加上一上架就销售一空的3000个售价89元的手机壳以及3500只99元的马克杯等收入,衍生品的售卖将至少带来近700万的进账。

  大黄鸭“启示录”

  这一次,走红的不仅仅是大黄鸭,还有全国各地它的“小伙伴们”。比如,玉渊潭公园的“绿梦鸭”和那七颗鸭蛋,以及其他国内城市一夜之间冒出的造型雷人的各式鸭子。近日更闻浙江将推出“大白鹅”,称其“体型秒杀大黄鸭”,旨在宣传义乌文化。

  对此,不少国人颇感无奈,有媒体称:“我们不能总跟着形式,而是要看国外的文化创意是怎么做的。一个鸟叔和他的骑马舞为什么能够风靡世界?你再出一个‘骑驴舞’,那肯定风靡不起来,因为你已经走在后面了。”

  而众多山寨版本的风靡,从另一个角度证明大黄鸭真的火了,但这火,并不是没有理由,在给大家带来一波又一波公共话题的同时,也为大家留下启示。

  创意经济在中国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在需求。有人曾说,21世纪明显的变革,就是从一致性和服从性的大众世纪,跨越到知识经济和智慧生活的独特性及创造力。大黄鸭给人的欢乐体验,正迎合了这一变化。当代消费者特别是中青年群体,伴随着电子媒介与互联网迅速成长,价值观念更为开放、多元,消费主张更为自我、个性。他们追寻的不仅是实用,更有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价值认同、审美需求与生活体验。不停接受新鲜事物,不断产生新想法,在独立设计的淘宝店购买衣服、尝试最新可穿戴智能设备、在各类社交平台结交新朋友。同样,他们也不满足于“打工式”就业,更多地谋求让自己个性才华充分张扬、自由驰骋的创业,这正是中国经济未来希望的所在。

  其实,创意经济能够闪耀蓬勃生机并非偶然,用经济学的微笑曲线理论来解释,它恰是占据了产业链中附加值最高的设计与销售两端。创意经济手握独家设计、技术专利,讲求品牌营销、客户服务,以居于价值链高端的地位渗透所有产业,决定了生产过程利润分配的本质。倘若将创意广泛融入各个行业,那将会如引擎般开启产业创新力,由此产生的产值增量将无法估量,产业集聚效应不可小觑,而其微笑曲线也将会“越笑越开”。大黄鸭的“暴利”告诉我们:我们不能满足于“制造业大国”,因为制造业只是微笑曲线的底部。中国经济要提质增效,唯有变“中国制造”为“中国创造”。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