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小螺丝"拧出"大财富

2014-06-05 09:35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楚天金报)紧固件,俗称螺丝钉,庞大工业链条中最不起眼的一环。

  但微小如它,却可以做成一个大产业。在国内,这一产业的领头羊,是由台商蔡永龙创建的晋亿实业。

  晋亿实业的官网上,有一段饶富哲理的文字,叫做“小螺丝、大世界”。蔡永龙说,不管是眼前的桌椅,或是高楼大厦,以及绵延千里的铁路线,都少不了小小的螺丝钉。

  一个月前,中国铁路总公司(下称中铁总)对2014年铁路固定资产投资计划进行第三次调增,达到8000亿元以上,仅次于2010年的8426.52亿元,其中铁路设备投资上调为1430亿元。

  这对晋亿实业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从客厅走向全球

  与大多数台湾老一辈创业家一样,今年59岁的蔡永龙,少时家境贫苦,没有太多条件上学。小学毕业后,蔡永龙就离开台湾彰化的竹塘老家,一个人前往冈山大顺螺帽厂开始了学徒生涯。

  素有“螺丝窟”之称的冈山,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聚集了大量生产型企业。但1979年蔡永龙服完兵役回到冈山时,自己曾经的落脚地——大顺螺帽厂已经倒闭了。好不容易东拼西凑了10万元台币,蔡永龙带着弟弟蔡永泉、蔡永裕买机器设备、零部件,组装了两台螺帽成型机,靠着当学徒时积攒下的经验,把自家客厅当厂房成立了“晋禾公司”,开始生产螺帽。

  1987年,蔡家兄弟为了突破市场瓶颈,决定前往泰国投资,甚至还学了一年的泰文。在朋友邀请下,他们顺便往马来西亚槟城考察,他们发现马来西亚槟城七成是华人,主要语言是闽南语,最重要的是当地有钢铁原料供应!当天,兄弟在旅途上召开紧急会议,转往槟城设厂,只在泰国设仓库。

  1993年,蔡永龙将投资目标指向大陆,决定陆续投资1亿美元到大陆设厂。

  当时台湾晋禾销售收入不过6亿元,这笔庞大投资一旦成功,蔡家三兄弟就可以成为世界第一,但也有极大风险,万一失败,三兄弟可能没本钱再爬起来。

  决定作出后,蔡永龙到大陆考察了两三年,前前后后跑了10多个地方:大连、沈阳、青岛、萧山,以及广东福建的城市……经过一系列的对比与观察,蔡永龙最终将目光锁定江浙沪交界处的浙江小城嘉善。

  1995年11月,晋亿实业就在嘉善扎了根,个子不高、皮肤有些黑的蔡永龙平日不爱张扬,却悄悄把这家公司做成了全球最大的螺丝生产基地。目前,晋亿每年约可创造1亿颗螺丝。除了规模庞大的厂房,他还自建三个专用内河码头,每天繁忙不断,向国内外输送螺栓、螺母、螺钉等,而水路则大大降低了晋亿的物流开支。

  “超级库存”VS“零库存”

  在全球厂商都试图用“零库存”来降低生产成本时,晋亿却反其道而行之,采取了“超级库存”。在晋亿占地2000多亩的厂区里,除了制造车间外,还有两座“突兀”的建筑,一幢18米和一幢30米高的仓库,在全球各地还有六七个这样的仓库。晋亿实业的董秘涂志清说:“仓库里随时存有2万多种螺丝,每种都有三个月到一年的用量,随时可以供应市场。”

  晋亿的“超级库存”在2005年美国新奥尔良州“卡特里娜飓风事件”后大显身手。遭遇飓风袭击后,新奥尔良恢复供电系统迫在眉睫,所需的电力螺丝每颗重达1公斤,采购商同步向全球各螺丝厂发出订单,所有的工厂反映都是从生产到交货最快也需要45天。但晋亿接到订单后,仓库里本来就存有600吨电力螺丝,余下的600吨,工厂机器开足马力,以每分钟1000颗螺丝的速度生产。5天后,1200吨螺丝装上货柜,从晋亿的工厂直接坐火车到上海,装上货轮直抵美国。这么短时间内完成巨额订单,让业内惊叹不已。

  但毋庸置疑,库存势必占用大量的流动资金。可在蔡永龙看来却并非如此,“如果你急着购买,我这里可以立刻发货,价格就算高一点你也是能接受的”。此外,为了降低原材料成本,蔡永龙整合了上游原材料供应企业,并投资上游工厂设备,仅建造钢材再加工处理设备,投资额就高达上亿元。

  蔡永龙说,很多人都怕库存太多、销不出去,但在他的想法里面,螺丝都是标准件,而且各行各业都用得到,只要管理得宜,让自家仓库成为客户仓库,反而是帮客户解决仓储问题,“现在客户可以一次下单一年的量,我们每个月就来做配送”。

  蔡永龙表示,生产能力再强,一包螺丝的价格仍旧不高,但若加上库存、配送等服务附加价值的话,一包螺丝的身价往往可以翻上好几倍,这才是今后的主要利基。

  把制造业做成物流业

  也正是由于发现物流里蕴藏的大量机会,2013年销售额达27.33亿元的晋亿实业最近正对销售终端进行转型升级,力求打造“五金行业的国美电器”,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服务。

  蔡永龙说,如果靠一包包螺丝钉这样卖下去,想提高收益几乎很难。即便是装在普通铁轨上的配套系统,一个螺丝也就值几块钱。做物流则不同,一天的配送费就达几百元。如果能在物流配送上下工夫,拿到口袋里的钱将是现有的几倍。

  晋亿实业精确掌握着全美最大螺丝代理商Fastenal下给全球各大螺丝厂订单的数量,“我们不仅替Fastenal解决订单难题,还要替它节省成本!”

  过去,螺丝交货是一个个货柜运往洛杉矶,Fastenal收货之后再自行依不同规格与数量分装送往各大据点,现在,通过晋亿的自动仓储与两万种螺丝分类,Fastenal只要告知各据点需求与数量,晋亿实业的工厂就按照这些需求,直接送往美国各地,省了Fastenal自行分装的人力与物流的费用。螺丝生产毛利仅10%,但这种集生产、物流于一体的一次式服务却能加收5%的服务费,螺丝产业不再是制造业,完全变成另一套管理与服务模式。

  多年来的经营,使蔡永龙悟出一个道理,要想做好物流,还需要有大量的市场最新动态数据。

  现在,晋亿实业计划第一步在全国设立1000家门店,目前已在大部分省会城市设立了门店。未来,他们还将发力O2O,打造专业五金平台。“我们与外国人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我们懂中文,我们了解这个市场。”蔡永龙认为,只要公司充分利用自动化物流系统及企业信息管理系统,发挥分公司的市场延伸功能和经销商的地域化优势,不仅会有更高的市场占有率,也会有更多的长期客户。

  ■ 链接

  螺丝三兄弟的“服务”之道

  如今,连蔡永龙都很难相信,这一行一干就是30多年。眼下,蔡氏三兄弟分别位于大陆、台湾地区及马来西亚的三家工厂晋亿、晋禾、晋纬犹如三驾马车,驰骋在“螺丝”这一毫不起眼、却又不容忽视的细分制造业里。

  “从我们跨出台湾开始,我们就有计划地一步步搜集世界各国螺丝市场交易现况!”老二蔡永泉说,建立一个国家整体螺丝进出口与使用现况的信息库,最少要三年。一年一年搜集包括各国最大代理商当年度买卖状况,输入计算机建立资料与分析。依据这套系统,螺丝三兄弟按照兄弟分工的方式,在大陆的蔡永龙主攻美国工业用螺丝与大陆市场,东南亚的老二蔡永泉主攻欧盟、东南亚与民生工业用螺丝,台湾的老三蔡永裕主攻高价合金钢螺丝市场。所有的库存按照市场实时状况做调整,缺什么螺丝就生产什么螺丝。“所有库存务求三个月周转一次,随时检讨周转率低的库存!”

  台湾大学国际企业所教授赵义隆分析,一次式服务时代,客户在乎的不仅是报价,而是整体性的服务,服务能力越高,掌握订单的机会越大。以螺丝业来说,八成的订单可能都是标准型产品,其余两成则会有特殊要求,能替客户解决这两成的难题,就能通吃所有的订单,这就是胜出关键。

责编:刘远霞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