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伢的美发经

2015-01-19 09:45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楚天金报)武汉伢的美发经:从亏30万高端店到月剪17万工作室

  郑秀文、陈奕迅、许冠杰……这些明星在演唱会上炫酷时尚的发型设计,背后凝聚着一个武汉伢的智慧。今年30岁的付江,在美发造型行业已经摸爬滚打了整整15年,从最初的洗发小弟 到 国 际 美 发 品 牌Toni&Guy的首位亚太品牌大使;从亏掉30万元的高端美发产品专卖店,到每月营收17万元的私人定制美发工作室,付江的创业故事里有着一条最深刻也是最浅显的准则:永远比市场走快一步,才能更好地活下来。

  第一次关店单打独斗难以抗衡资本

  1999年,15岁的付江就进了姐夫开的发廊打工。他从洗发小弟做起,闲暇时总是琢磨店里发型师为客人剪发吹发造型的过程,还经常拿自己的头发“练手”。虽然年纪小,但付江颇有悟性,很快就剪得有模有样。

  那时是美发行业的黄金年代,“一个好的发型师轻松月入过万,这让我心动不已,想凭自己的手艺出去闯一闯”。5年后,付江将想法付诸实践,在武大附近开起了一家美发厅。

  店里生意起初还不错,但付江渐渐嗅出“危险”气息:“从2004年底,连锁美发品牌遍地开花,攻占了武汉大部分的美发市场。为了揽客源,大家开始打价格战。我的店里虽然一天到晚都有客人,忙得要命,但扣除成本根本赚不到什么钱。”

  反复思考半年后,付江决定关店:“连锁店走的是资本运作路线,小店就是单纯靠剪刀吃饭,无力抗衡。”

  2005年,年轻的付江决定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第一站,他去了上海,发现当地的美发业也呈两极分化状态;他接着又去了江浙,但当地的湖北师傅很少;第三站广州之行改变了他的命运。

  付江说,广州作为中国美发业的摇篮,从美发设备制造到美发用品、再到美发店,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他决定留下来寻找机会,于是进入当地一家美发店打工。

  两赴伦敦深造从教授技术到教授运营

  机会总是留给有心人。为了提升自己,付江花7000元报了国际美发品牌Toni&Guy在广州开设的一个剪发培训课程。一天上课时,正给模特剪发的付江,凭自己的技术打动了Toni&Guy亚太地区代理商,受邀留在广州分公司工作,一年就升职负责公司各种发型秀、发布会。

  2009年,付江获得了公派到伦敦沙宣学习的机会,只会说几句简单英语的他揣着一本电子辞典就飞往英国。回国后,他开始辗转各地,为美发机构的美发师们上培训课。“那时,一天课程就赚2万元,一个月有一半的时间都在飞机上。钱挣得容易,花起来毫不心疼。”但付江很快发现了问题:“中国发型师的模仿力很强,但却不擅思维和创意。2009年兴起梨花头,我走到哪儿,发现女人们都是清一色的梨花头,不论职业不论年龄。事实上,剪什么发型不能跟潮流,而是要根据脸形、头形,甚至要看发片在空中的状态和发质、厚度,以及各人不同的气质来决定。”

  付江决定再去国外学习,2010年他飞到伦敦Toni&Guy工作了6个月,从洗发到盘发、到发型摄影,所有流程他都系统学习了一遍。最终,他以优异的成绩成为公司亚太地区的品牌大使。

  重回广州后,付江的事业也迈上新台阶,从过去教发型师剪烫发技术,到教美发机构如何运作盘活公司。

  回武汉创业专卖遇挫做回美发工作室

  2011年开始,付江服务的广州分公司发展遇到瓶颈,他决定回武汉创业。最初,他准备做一家美容美发用品公司,专卖全球最高端的产品。但这个点子却不太接武汉的“地气”,一年下来亏掉了30多万元。

  这次挫折让付江冷静下来,他决定做回自己最拿手的美发。武汉美发市场竞争激烈,如何突围?付江决定开工作室,“一边做美发师培训,一边做私人定制美发设计,采用预约式服务,错位竞争,抢占中高端市场”。

  2012年,付江在汉口融科天城的住宅楼里开起了私人预约定制美发工作室,并注册了自己的品牌“Eric”。

  当听说付江推出380至500元一位的剪发价格时,同行们都等着看笑话,觉得他是不知天高地厚。“在武汉,美发店一般靠烫染发赚钱,如果客人烫染发,剪发是赠送的,可我认为,好的发型不一定非要靠烫染,烫染应该作为剪发的辅助和弥补,除非是修剪达不到理想的效果,否则我不鼓励客人烫染。在我店里,即使客人烫染,剪发依旧原价收费。”付江说。

  第一个月,付江被浇了一盆冷水,营业额仅3万元,扣除各种成本几乎没赚到钱。但渐渐地,其独到的剪发设计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客人,“从最初的几十名固定客户,发展到现在有700位,80%都是回头客”。

责编:刘远霞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