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钢”就是这样炼成的么?

2016-06-28 16:10 来源: 司鉴财经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继铁路行业“南车”、“北车”两大巨无霸合并之后,钢铁行业也有望上演类似的合并大戏了。武钢和宝钢,一位是“共和国长子”,一位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史的缩影”,二者的重组,在钢铁行业正处于低迷状态以及钢铁行业重组的大背景下,此次合并最终将何去何从,还有待观察。

  6月26日下午,武钢股份(600005)与宝钢股份披露,二者各自的控股股东武钢集团与宝钢集团正在筹划战略重组事宜,重组方案尚未确定,方案确定后尚需获得有关主管部门批准。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5年起,“宝武合并”的传闻就屡次见诸报端,但也被两家上市公司多次澄清否认。就在本月16日召开的武钢股份2015年度股东大会上,董事长马国强在回应武钢宝钢合并传闻时还再次否认。他表示,目前武钢股份的定位仍然是主营业务位于武汉市青山区本部的钢铁主业。此前,武钢股份包括武钢集团在内,曾探索在煤矿、铁矿等上游延伸,以此形成纵向一体化的产业链条,但经过探索后发现,这些产业基本属于同一生态链,均受钢铁行业的影响。因此,武钢股份未来即便真的进行兼并重组,更多会考虑向多元化的方向尝试,“公司目前暂无兼并重组的打算,同行的兼并也没有比较好的机会。”

  如今,仅仅过去10天时间,合并传闻得到证实。

  产能或达6000万吨级

  “武钢和宝钢重组,是基于钢铁去产能的考虑。”6月26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对媒体说。

  从规模上看,宝钢和武钢都体量巨大,他们是国内钢铁行业三大央企中的两家,随着战略重组的推进,一艘“超级钢铁巨舰”呼之欲出。

  根据世界钢铁协会(WSA)于5月下旬发布的《世界钢铁统计数据2016》,2015年宝钢以年产粗钢3493.8万吨位列全球十大钢企第5名。

  而武钢的体量也十分庞大,除武汉本部外,旗下主要有武钢鄂钢、昆钢和防城港钢铁基地。2015年,武钢以粗钢产量2577.6万吨位列中国十大钢企第6位。

  稍作简单计算不难发现,若按产量计算,新的企业将至少具备6000万吨的年粗钢生产能力,变成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超级巨无霸,相较于全国8.04亿吨的粗钢产量,其市场占有率将达到7.5%。

  司鉴君注意到,宝钢、武钢重组公告公布后,立刻成了各方舆论的焦点。经过汇总,各方声音倾向于认为重组有账面上的利好,也有深层次的协同问题需解决。

  各方声音:

  行业寒冬催生合并

  工信部2015年3月公布的《钢铁产业调整政策(2015年修订)(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到2025年形成3~5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

  在钢铁行业极度低迷的当下,抱团取暖的可能性逐渐增加。2015年,全国重点钢铁企业亏损645.34亿元,武钢集团和宝钢集团的经营业绩也不尽如人意。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宝钢集团利润总额10.13亿元,相比前一年下降89%,丢掉了行业第一的宝座。而武钢集团则亏损75.15亿元,同比由盈转亏。

  金银岛市场分析师弭澎琦表示,行业的寒冬,让宝钢、武钢联姻的可能剧增,如今重组传闻也已坐实,但作为竞争对手,关键在于解决如何重组、谁来主导等细节性问题。

  重组将减少直接竞争

  有分析指出,“宝武合并”后,宝钢与武钢将减少直接竞争。最直接的体现,将是为争夺华南市场而新建的两座钢铁基地。2012年,宝钢湛江钢铁项目和武钢防城港钢铁项目分别获批开建,两者分别位于广东和广西,直线距离不过250公里。这两座新钢厂均瞄准华南地区的家电和汽车板市场,被认为定位“撞车”。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重组方案的推进,肯定会对二者之间的产业布局有所调整,而他们的重组,在减少区域竞争的同时,也有利于加速产能淘汰。

  重组将提升经营效益

  业内人士表示,宝钢与武钢重组将有利于提升经营效益。从产品结构来看,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都以高端产品为主,包括热轧卷板、热轧型钢、热轧重轨、中厚板、冷轧卷板、镀锌板、镀锡板、冷轧取向和无取向硅钢片、彩涂钢板等几百个品种,都有全球竞争力。两家企业的合并不仅可以进一步优化产品结构,还可以带动去产能的进程,有助于解决部分高端产品的重复建设、产能过剩问题。

  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均属于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中央企业。据世界钢铁协会发布的《世界钢铁统计数据2016》,去年宝钢集团的粗钢产量约为3493万吨,而武钢集团的粗钢产量为2577万吨,分别位居全球第5和第11位。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若合并,按照去年全球钢铁公司排名的指标,将成为全球第二大、中国第一大钢铁公司;相较全国8.04亿吨的粗钢年产量,其市场占有率将达7.5%。

  重组也需观察协同效益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宝钢与武钢联姻,通过整合来打造不沉“航母”,但能否如愿有待观察。如何在合并后创造更大的协同效应,恐怕才是决策者慎重考量的关键命题。

  财经评论人毕舸指出,在已经确定了要重组的情况下,现在需要关注的是,这种捆绑式发展是否真的能实现“1+1>2”效应?

  武钢宝钢合并要达到去产能化的目标,但钢铁产业的优胜劣汰,更多应依赖于市场化导向的改革深化,而非行政干预下的“大大联手”。毕舸认为,大也有大的难处,大企业层级分化严重,经营模式容易受制于管理和信息链条过长,而出现相对僵化、运行效率低下等问题。尤其是作为央企,又往往背负着国资委以及地方保就业、保GDP等隐性政绩指标,因此在去产能、去冗员等改革举措推行上,决策迟缓、执行力不强也就成了通病。

  当钢铁市场的制度环境被外部行政因素所“扭曲”,企业间的平等竞争也就难以维系,内部的深化改革同样推进艰难。面对越来越大的钢铁央企,民企显然处于弱势地位。在资源占有、政策待遇乃至融资成本上都无法比拟,而这也会阻碍更多社会资本进入钢铁产业,显然不利于中国正在进行的打破各行各业“玻璃门”、鼓励社会资本、激活市场的环境打造。

  这两年,关于央企合并的新闻不绝于耳,但是能否如愿有待观察。毕舸以之前的“南车”、“北车”合并为例,指出当初“南车”和“北车”合并成为“中国中车”,当时也是被寄予厚望。有意思的是复牌后的“中车”股价几乎腰斩。原因恐怕在于,嗅觉敏锐的资本市场对于“对等合并”的南北车未来走向心存疑虑。毕竟,不以任何一方为主导的合并模式,双方在实质业务整合和人士调整的博弈,可能会造成整合周期持续拖长,造成大量成本损耗。

  对于武钢、宝钢重组一事,司鉴君将予以持续关注。

责编:刘思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