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证代:别把中层不当干部

2016-08-11 09:40 来源: 司鉴财经
调整字体

  相较于公司中下层员工不菲的平均年薪、关于上市公司高管地位逐渐落实与否的争论、工作性质和范畴等,让董事会秘书,也就是俗称的董秘这一群体一直备受关注,相比之下,证券事务代表受到的关注就稍显寒酸。董秘那些事儿有意思的不少,其实证代们的也丝毫不逊色。司鉴君今天就来简单扒一扒证代那些事。事先说明一下,这回扒证代也有一个起因,起因就是到目前为止,湖北上市公司在本周内已有两位证代辞职,让司鉴君对证代这一群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证代离职潮?

 

  回天新材(30041)8月8日晚间公告,公司于近日收到公司证券事务代表李彬彬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李彬彬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其书面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李彬彬先生辞去证券事务代表职务不会影响公司相关工作的正常进行,公司董事会将尽快聘任符合任职资格的证券事务代表。在此期间,由董事会秘书负责证券事务代表的相关工作。

  而就在回天新材发布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辞职公告的前一天,新洋丰(000902)也发布了自家证券事务代表辞职的公告。新洋丰8月7日晚间公告,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廖明梅的书面辞职报告,廖明梅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其书面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廖明梅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司鉴君注意到,近年来每到年中或是年底的时候,就有类似于“上市公司董秘离职潮”的新闻出现,什么“揭董秘离职潮背后的心酸”、“董秘看离职潮:薪酬与压力不匹配”、“离职潮下职业IPO董秘模式浮现”等等,各种报道与解读可谓应有尽有。相比之下,证券事务代表离职的例子也不少,不过,可能是受到媒体宣传方式的影响,也可能确实是因为证代们离职的不如董秘多,反正司鉴君是较少看到诸如“证代离职潮”的报道,在搜索引擎中也未看到单独的“证代离职潮”文章出现。少有甚至是没有“证代离职潮”,这是为什么呢?

  司鉴君在网上曾经看到过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说法,说的是上市公司董事长和证券事务代表之间就隔了两级。这个说法是否正确、严谨暂不去评价,不过网友的意思可能是,董事长比董秘高一级,董秘比证代高一级,所以说董事长比证代高两级。

  有分析指出,在上市公司里,证代想往上再进一步还有可能,相比之下,董秘还想往上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董秘大多数都是本公司高管兼职的,比方说总经理、副总经理以及财务总监等高层兼任公司董秘,这种说法也符合如今信披需要披露者有更大的信息知情权和披露的权利的趋势。

  对于那些有意进入上市公司董秘办的朋友而言,董事会办公室文职人员——到证券事务代表——董秘被认为是条比较可行的发展方式。对证代们来说,他们本身就是协助董秘的,做的事情跟董秘做的事情差不多,只要再加一把劲,加上外在条件允许,他们是可以走到从“董事会办公室文职人员到董秘”这条链条的顶端的。

  按照这一逻辑,之所以会出现“董秘离职潮”是因为董秘们可能觉得再在上市公司待着进入最核心的高管层可能比较难,或者自身的兴趣与职业发展规划并不在此,不过对于证代们而言,再往前一步就是董秘的位置了,证代只是上市公司的中层人员,而董秘则是上市公司的高管,不管是真高管还是伪高管,总之说起来高管的名头也好听一些嘛。既然如此,干嘛要辞职呢?这或许是“证代离职潮”未出现的原因。

  董事长也来抢饭碗

 

  前面说过,上市公司董事长和证代之间隔了两级,照理说证代们从证代到董秘就已经够难的了,证代和董事长之间的距离那不是一般的大,对证代们而言,董事长往往高高在上。不过,最近资本市场就出了件让人大跌眼镜的事,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心甘情愿连降两级跑去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当证券事务代表……简直是肥皂剧的剧情有木有!司鉴君在想,好在这位“有想法”的董事长是从一家上市公司跑到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当证代,如果是从自家公司董事长的位置上下来去做自家公司的证代(不是兼任),那该有多奇葩。

  这事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话说,A股上市公司中有这么两家公司,名字都挺别致,一家叫匹凸匹,司鉴君最先听说这个名字时就感觉它是做P2P的……另外一家叫慧球科技。

  现在的情况是,匹凸匹原实际控制人劈腿匹凸匹,心甘情愿从匹凸匹董事长连降两级担任慧球科技的证券事务代表。

  再细看上交所质询函得知,慧球科技的新董事会秘书是原来的证券事务代表,慧球科技的新证券事务代表还是匹凸匹的原董事会秘书。

  牛掰的是,人家新的旧的老的少的前的后的上的下的董事会秘书和证券事务代表统统都没有上交所要求的董事会秘书从业资格。要啥证书,要啥证书?

  司鉴君已经感觉凌乱了,让人凌乱的还不止这些,这位不走寻常路的董事长之前曾多次因公司股价异常、不规范操作、交易案异常而被监管部门盯上。

  今年1月5日,匹凸匹公告,公司董事会当天收到原实际控制人鲜言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鲜言“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及在董事会担任的一切职务,同时辞去董事会秘书一职。今年3月,证监会判定匹凸匹涉嫌信披违规,对时任董事长的鲜言处以30万元的罚款,并给予警告。

  而慧球科技在回应市场关于该公司聘用鲜言意图的猜测时是这么说的,“聘请鲜言出任证代是看中其资深的证券市场经历,且对信披有丰富经验。”

  说到这,司鉴君在为这位前董事长的奇事凌乱在风中的同时也在感叹,证代们,你们只怕是又多了一类竞争对手啊,现在有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来抢你们的饭碗了!不过,既然现在慧球科技的证代是曾经匹凸匹的董事长,这也说明,只有你也有“资深的证券市场经历,且对信披有丰富经验”,说不定哪天就有上市公司“请”你过去当董事长了。所谓的相差两级的层级差别抹平,万一就实现了呢?

责编:刘思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