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省市债务率偏高 地方债局部畸高挑战可控风险

2011-08-17 14:5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人民网)地方债风险到底是否可控,官方和学者各执一词,不如用数据说话。

  截至8月15日,8个省市已经公布地方政府性债务账单。昨日有媒体统计,在这8省市中,仅山东和广西的狭义债务率(负有偿还责任和担保责任的债务占综合财力的比重)低于全国整体水平的52.25%,如果加上地方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仅有山东的债务率低于全国水平,其他省市债务率均偏高。其中,海南省政府债务率更高达93.18%,接近100%的国际警戒线。

  局部负债率过高

  重庆、吉林和海南下辖部分区县,政府债务率超过100%。

  已经公布地方政府性债务账单的8个省市包括海南、吉林、重庆、北京、宁夏、广西、山东、河南等。

  其中,海南省政府性债务余额为952.92亿元,债务率为93.18%;吉林省债务总额为3033亿元,有些地区债务率高达100%。吉林省审计报告称,“近几年,吉林省政府性债务陆续进入偿债高峰期,偿债压力较大,存在一定的债务风险。”

  重庆情况更糟,其辖区内40个区县中有11个债务率超过100%,偿债率(地方政府贷款需偿还本息占当年地方政府可用收入的比率,该指标越高,说明偿债能力越弱)高于20%,接近国际上定义的发展中国家25%警戒线。

  部分地区高负债率的现实显然与8月15日财政部的“地方债务风险总体可控”说法不符。此前有专家便直言,权威部门的“风险可控”说“太可笑”,事实上地方债“有严重风险”,一旦出现问题“非常可怕”,会对中国经济造成很大影响。

  据悉,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多为银行贷款,并且多以土地作为抵押。例如,重庆76%的债务为银行贷款,海南有83.75%,且多以土地为抵押,在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下,其偿还债务的风险增加。此外,地方债的主要投资方向是基础设施建设或科教卫生等公共服务领域,这些投资回报率低,回报周期较长。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袁钢明昨日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地方政府以土地作为抵押贷款的方式建立在房地产市场繁荣的基础上,一旦房地产泡沫破灭,基础就不复存在,地方债的债权人——银行资产可能流失甚至破产。“地方政府会千方百计地维护房地产市场的繁荣,这就导致了地方财政与房地产捆绑的现状,这也是调控房价屡屡未果的重要原因之一。”袁钢明称。

  违规操作暂控风险

  现在危机还未爆发的原因是,地方政府通过“借新债还旧债”等违规操作情况非常普遍

  如果地方债抵押的基础——房地产市场是“脆弱的”,那么风险由谁承担?

  此前有专家指出,地方债最后还有中央财政保底,但袁钢明否定了这一说法。他认为,中央财政为地方政府债务“兜底”势必导致地方政府“无所顾忌”,这不符合正常逻辑。因此,中央财政还是会让地方政府“各负其责”。此外,大部分借款来自银行,如果中央财政“出手”,那么银行肯定到了濒临破产的绝境,因为中央财政“可以救银行,不会救地方财政”。

  既然风险只能由地方自己承担,那么对地方政府借债的规模、投资项目、借贷程序等进行规范是规避风险的一个重要途径。财政部等部门也已经制定了妥善处理债务偿还和在建项目后续融资、抓紧清理规范融资平台、禁止政府违规担保行为、建立规范的举债融资机制等四项措施来治理地方债危机。

  而实际情况又如何呢?根据重庆市地方债审计结果,重庆20个区县债务举借存在违规贷款、担保等问题,涉及金额76.1亿元。20个区县未按规定用途使用资金72.4亿元。19个区县融资平台公司存在虚假出资、抽逃注册资本、货币资金出资不到位等问题,涉及金额84.9亿元。21个区县部分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及融资平台公司历年违规集资13.2亿元。吉林省148家融资平台公司中,有66家公司存在注册资本不到位、虚假出资、抽逃注册资本等问题。

  “地方债规模越大,风险就越大。”袁钢明说,现在危机还未爆发的原因是,地方政府通过“借新债还旧债”等违规操作情况非常普遍。

 

责编:陈颖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