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支架暴利超贩毒:1支架医药回扣数千元

2014-01-17 10:01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经济参考报)日前,一则名为《可怕的心脏支架》的微信在网上广为流传,文中,作者直指心脏支架手术的数宗罪,并直言国内目前普遍开展的这一手术为“缺德手术”。

  从世界上首例手术实施至今,心脏支架手术发明已有30余年,并在国内得到普遍开展和使用。这篇微信一出,让患者莫衷一是:医生植入支架,到底是有德还是缺德?支架手术,到底是救命还是会夺命?

  网民细数心脏支架手术四宗罪

  心脏支架手术是最近20年来普遍开展的一项专门用于治疗冠心病的介入治疗技术。医生通过穿刺血管,将心脏支架输送到需要安放的部位,通过支撑堵塞的部位,以达到疏通冠状动脉、改善病人心脏供血的作用。

  但近段时间来,心脏支架手术频遭质疑。总结近期流传的关于心脏支架的种种议论,网民们对心脏支架及其手术的批评可以归纳为四宗罪。

  第一宗罪:淘汰技术。有网民称,心脏支架手术目前在国内普遍使用,并被誉为高科技,而在国外,早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淘汰。

  第二宗罪:价格高昂。网民称,在中国,实施一个支架手术需要三至五万元,而在国外只需要500美元至800美元。有知情者分析说,在国内,安装一个心脏支架,患者要支付比出厂价格高数倍甚至十几倍的钱。全国政协委员董协良曾表示,一个国产的心脏支架,出厂价不过3000元,可到了医院便成了2.7万元;一个进口的心脏支架,到岸价不过6000元,到了医院便成了3.8万元。心脏支架暴利甚至超过贩毒。

  第三宗罪:手术夺命。网民介绍,安装心脏支架并非一劳永逸,支架内还可继续长出动脉粥样硬化斑块。不仅如此,时间长了血液成分附着管壁,会引发急性血栓、亚急性血栓,或动脉再狭窄,甚至发生更严重的心肌梗死。微信文章称,“做完了这个手术后,就意味着在身体里埋藏了一颗定时炸弹,而且突然发作起来3分钟内就会死亡,比心肌梗塞的12分钟死亡还快”。

  第四宗罪:过度医疗。暴利驱使之下,一些医疗机构采取了过度医疗,该装不该装的,通通装上支架,甚至不惜将病人的血管变成“钢铁长城”。一位老者在自己的博客上控诉自己的亲身遭遇:他的冠状动脉左前降支狭窄了50%,通过药物治疗就可取得较好效果,可医院却以病情“非常危险”为由,迅速为其安装了2个心脏支架。他在国外学医儿子事后爆料,每安装一个支架,医生的导管材料回扣高达15-18%!

  专家斥传闻言过其实

  针对上述言论,心血管专家们有不同意见。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副主任委员、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院长王建安甚至怒斥不少传闻言过其实。

  “首先,心脏支架手术并非国外淘汰的技术。”这位国内著名的心血管专家说,心脏支架手术是最近20年来得到广泛认可并开展的,一项用于改善冠心病引起的心肌供血不足,心脏动脉阻塞的新技术。“目前心脏支架手术仍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使用。仅美国,每年就有100多万例心脏支架手术。”

  王建安的说法也得到了亚太心血管介入学总干事、澳洲墨尔本大学心内科主任林延龄的认同。他认为,心脏支架手术作为一项突破性的技术,是目前全世界普遍实施的一项心脏介入治疗术。通过支架来疏通阻塞的血管,是危急时刻救命的最有效方式。

  “临床和研究证明:支架手术是目前急性心肌梗死及其它急性冠脉综合症患者非常有效的抢救措施。”王建安说,对心绞痛、心肌梗死等生命垂危的患者而言,“时间就是生命”。为了提高这类病人抢救成功率,把死亡的风险降到最低,从2002年,他所在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在浙江省内率先推行了国际上通行的90分钟心梗急救模式:将从病人进入医院的大门,到躺到手术台上接受血管开通术,时间不超过90分钟。此举极大地提高了抢救的成功率,使患者的死亡率明显降低。

  不仅如此,相比心脏搭桥手术,它还具有创口小,感染风险小、手术复杂性相对更低等特点。病人可在局部麻醉的情况下接受手术,一般在穿刺24小时后就可以下床,有的术后当天即可出院。

  国内外手术价格悬殊的说法也得到了专家的否认。王建安说,支架手术的价格由器械和手术费用两部分组成,相比国内,国外手术的费用远远高于国内的费用。他说,因为进口关税等原因,进口支架在中国国内的价格的确高出国外一大截,但近年来,通过医疗器械招标等手段,进口支架的价格正在不断下降。不仅如此,目前国产支架的价格明显低于进口支架,且不少产品的质量相比国外也丝毫不逊色。

  “但国内外的手术费用却是和支架费用成反比的。”王建安说,在西方发达国家,为体现医护人员的技术价值,实施一台心脏支架手术,患者仅需支付给医生的人工费用就高达2000美金,是一个支架价格的二至三倍;而在中国,只有几百元人民币(6.0527, -0.0030, -0.05%)。“如果使用国产支架,从包含医生手术费等在内的整个手术费用来说,一般国内要比国外便宜。”

  至于心脏支架手术是“夺命手术”的说法,专家们更认为是无稽之谈。“任何手术都不可能没有风险。但如果说心脏支架手术是‘夺命手术’,只有弊,没有利,那全球医学界早就将这项技术抛弃了!”林延龄地说,研究表明,支架手术挽救的生命比它可能导致的死亡风险要多多了。

  王建安坦言,就医学界而言,截至目前没有一种治疗方法是绝对有利无弊的。心脏支架手术的风险之一,就是在安放支架疏通血管后,少量病例放支架处的血管会再次狭窄,极少病例会形成血栓。但是,事实证明:安装心脏支架后形成血栓的几率低于1%。

  “随着科学的发展,支架手术技术本身也是逐步兴利除弊的一个过程”,王建安介绍,伴随着科技的进步,目前已经普遍使用的涂药支架的诞生,使得安放心脏支架带来的风险进一步降低。“现在还有一种可被人体吸收的生物支架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这种支架能在植入人体血管6个月后自行消失,从而进一步降低手术可能带来的后遗症。”他预计,这一研究成果最快将在一两年内就投放市场。

  莫让救命支架成为牟利香饽饽

  在驳斥坊间片面言论时,专家们也坦言,虽然从医学角度,对是否适合采用心脏支架术有着严格的规定和指症要求,但从目前情况看,的确存在少数无良医生和部分医疗机构为回扣和暴利,进行过度医疗的问题。

  “有些患者并不符合介入治疗的适应症,却被置入一个甚至多个心脏支架。”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大医院心血管医生说。统计显示,近年来我国心脏介入手术增速惊人。2000年,我国的心脏介入手术的数量是2万例,到2011年激增至40.8万例,增长了20倍!虽然这个数字的增长和我国心血管病人数量的急剧增长有关。《中国心血管病2009报告》显示,我国至少有2.3亿心血管病人,平均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两个人患心血管病。但有业内人士称,我国每台心脏介入手术平均使用约1.6个支架,依此推算,2011年中国介入支架使用量超过65万个!

  “根据现在的统计资料,一半的支架都不靠谱!”在去年10月召开的第23届长城国际心脏病学会议上,著名心血管专家胡大一忍不住炮轰。他说,合理地使用介入技术无可厚非,不过,支架泛滥的确是中国医学界非常可悲的现象。据了解,目前我国三级医院以及部分专科特色明显的二级医院都能开展心脏支架手术,仅浙江省就有38家医疗机构拥有实施心脏支架手术的资质。

  据一位在美国工作的华裔心血管专家介绍,国外在实施介入手术时,还同时收取了15%至18%的临床观察费,用于医疗机构术后回访和观察实施介入手术的患者的预后状况。这项费用在进口心脏支架时,也已被厂家计算在了支架费用之中。但和国外不同的是,在国内,这15%至18%的临床观察费,却被异化成心内科介入手术后的导管材料回扣,直接装进了医生的腰包。“以一个支架3万元为例,药械企业可返还给医生的回扣在4500-5400元之间。即便在实施招标之后,这部分的空间被适当压缩,但10个点的返利还是普遍存在的。”他感叹,如此暴利,难怪一些无良的医生会为此疯狂。

  “每个病人的病情是千差万别的,从病情考虑,有些患者可能需要多安装几个支架,而有些病情稳定的患者甚至不需要安装支架。”在介绍了主管部门采取的监管措施,并肯定了大多数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规范行医行为的同时,王建安也向少数希望借此生财的医生表达了告诫:心脏介入手术更适合那些危重的冠心病人,盲目实施此类介入手术,不仅浪费了有限的医疗资源和金钱,还会给患者带来更多的健康隐患和风险。

  而林延龄也表示,全球医疗界对心脏支架手术的观念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过去觉得多放几个撑开血管没问题,现在也在努力探究如何逐步的减少支架使用量,以减少支架在体内长期存在所导致的可能性。”

  专家认为,因噎废食大可不必。合理、适度的心脏介入术,对患者而言,其利远大于弊。“我们要做的不是否定手术本身,而是如何更好地规范医生的治疗行为。”王建安说。近年来,国家卫生计划委和各级卫生主管部门纷纷成立质量监管中心,对心脏介入手术进行严格的质量监管,同时,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准入也出台了相应的规定。

  但公众认为,这还远远不够。整肃乱象,规范行医行为,除了治标,更应有治本之策。有识之士呼吁,唯有实施更加透明的价格政策,挤干器械中的价格水分,并对医药回扣等行贿受贿行为予以严厉打击,才能从根本上刹住牟利歪风,杜绝过度医疗;才能消除百姓忧虑,让心脏支架手术成为真正让百姓放心的“救命手术”。

  责编:刘远霞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