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新规过渡期将截止 1.8万司机待考证

2017-06-15 08:4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深圳网约车新规的半年“过渡期”仅剩下十余天的时间。

  2016年12月28日,深圳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在深圳的网约车驾驶员,需取得相应的网约车驾驶员证,并为存量驾驶员设定了180天的过渡期,即到今年6月27日截止。

  日前,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披露,截至6月9日,全市已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2936张,考试通过率约为两成,而尚未参与考试的驾驶员还有18489人。

  一方面,考试及其他管理规定所形成的从业门槛,将对这一新兴行业形成有效规范;另一方面,在一些从业者和观察人士看来,大限将至,网约车行业生态或将因此变化。

  考试通过率为21.3%

  根据深圳的网约车管理办法,已在深圳市从事网约车经营服务的车辆和驾驶员,应当于6月27日前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

  今年5月,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发布通告强调,督促相关企业与驾驶员加快申请、考试,未取得相应许可的网约车平台、车辆和驾驶员,6月28日起,必须停止在深圳从事相关业务和服务。

  深圳市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支队副支队长李伟超在4月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该支队将分阶段开展网约车整治,依法对违规网约车司机和涉事平台均进行处罚,若营运车辆没有网约车道路运输证,首次处以5000元罚款,若驾驶者无从业资格证,同样处以5000元罚款。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网约车驾驶者取得资格证的进度,比预期缓慢。

  6月12日,据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透露,自2017年1月19日举行首次网约车考试以来,已组织完成220期共13753人次网约车考试,核发网约车驾驶员证2936张,考试通过率为21.3%。

  目前已发布未考试的有18期,共1200个考位,全市已经系统审核合格而尚未参与考试的驾驶员还有18489人。

  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表示,为顺利推进网约车从业人员资格考试工作,解决存量驾驶员考证问题,综合多方反馈的情况,将尽力扩大考能,从6月13日到月底,深圳将提供近2万个网约车考位,确保已审核合格的驾驶员在月底前至少有一次参加考试的机会。

  网约车平台也积极采取了鼓励措施。6月13日,滴滴出行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为了鼓励和方便驾驶员考试,滴滴在深圳利用平台优势发起宣传、教育,并设立了专项现金池,为考试通过驾驶员提供经济奖励。目前,滴滴在深圳共成立了12个线下服务点,为驾驶员提供一站式的报名考试服务。

  一位已经获得网约车驾驶员证的深圳司机告诉记者,考试还是有一定难度,确实会成为将一部分人排除在行业外的一个门槛。

  行业进一步规范化

  与深圳网约车市场面临类似处境的,还包括上海、广州等城市。

  上海网约车管理办法出台之后,首批驾驶员于今年2月参加考试,据上海交通委员会考试中心披露,首批100多名申请者最终的合格率不足5成。

  而据《广州日报》报道,截至今年5月4日,广州共有网约车驾驶员网上预约报名4846人,经审核受理2184人,安排考试6978人次(包括未通过重考),已核发驾驶员证1504张,通过率在21.5%左右,与深圳十分接近。

  在今年的广东省“两会”上,省人大代表曾茂丽曾提问,网约车司机本身已经有驾照,再进行统一考试是否有必要?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客运交通管理处处长苏奎回应,通过率低只是暂时现象,随着政策和题库的完善,问题会迎刃而解。

  资格考试背后的逻辑,是各地监管部门对网约车市场进行规范。除此之外,规范条文大多还包括对网约车车辆轴距、排量的要求,对司机的户籍居住证要求,对车辆的使用性质要求等。

  深圳一位不愿具名的交通行业协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网约车的一个重要作用是要提高闲置社会资源的利用率,节省社会资源,但从全国各地的规定来看,有一些反而提高了资源共享的成本。

  “比如要求车辆变更为营运性质,可能导致很多车主不再愿意参与到这个市场中。”该人士表示。

  易观互联网汽车与出行研究中心分析师王晨曦同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各地的专车新政发布以来,乘客普遍的直观感受是,供给减少,用户需求比以前更难得到满足。

  但值得指出的是,对于“顺风车”,深圳等地仍采取较为宽松的政策。日前,深圳市法制办相关负责人解释,私人小客车合乘不属于道路运输经营行为,为合乘各方自愿的民事行为,相关权利、义务和责任由合乘各方自行约定并承担,因此无需办理车辆营运证和驾驶证,仅需遵从《关于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的若干规定》。

  一位前滴滴车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他只是偶尔会接“顺风车”的单,网约车的规则和模式经历了几次变更,只有“顺风车”相对没有门槛了。

  王晨曦则表示,各地的政策基本已经出台,如果要保证市场不至于太过震荡,建议相关部门应该给予各方参与者更长的过渡期,去跨过规定的门槛。

 

责编:陈克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