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翻译官】“双循环”这个密钥你get到了吗?

2020-08-26 21:28 来源: 新华网
调整字体

  “要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个新发展格局是根据我国发展阶段、环境、条件变化提出来的,是重塑我国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抉择。”习近平总书记在8月24日召开的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说。

  自5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首次提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 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以来,新发展格局在多次重要会议中被提及。

  “双循环”是一个战略抉择 

  循环,是经济学中的一个概念。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曾撰文称,凯恩斯经济学认为生产和消费无法自动匹配,经济无法自动实现四个阶段的循环往复。由此宏观政策有必要对整体的供、求平衡进行干预,现代的逆周期调节政策框架基本上就是建构在这种总量平衡的理念之上的。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凭借着劳动力优势开始进入全球市场。彼时,外向型经济刚刚起步,“原料进口、国内加工、产品出口”的“两头在外”发展模式,让外需快速成为拉动中国经济产业链条成型、运转的重要力量。经历了四十多年的发展,中国逐步成为全球最大的货物贸易出口国。

  近年来,随着外部环境和我国发展所具有的要素禀赋的变化,市场和资源两头在外的国际大循环动能明显减弱,而我国内需潜力不断释放,国内大循环活力日益强劲,客观上有着此消彼长的态势。

   

  据海关总署最新公布数据,以人民币计价,中国7月出口同比增长10.4%,前值增长4.3%;进口同比增长1.6%,前值增长6.2%。这是继6月份以来,我国外贸进出口继续双双增长。

  虽然从上述数据看我国近期的出口数据甚至超出预期,但当前,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国际社会对经济全球化前景有不少担忧,我国外部环境面临很大不确定性,简单地依赖国际大循环已经不足以支持经济可持续发展。而从整体趋势来看,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也敦促着中国在动态环境里着手去寻求新的发展契机和逻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建立正是根据我国发展阶段、环境、条件变化提出来的,是重塑我国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抉择。

  “国内大循环”离不开高质量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未来一个时期,国内市场主导国民经济循环特征会更加明显,经济增长的内需潜力会不断释放。我们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战略方向,扭住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使生产、分配、流通、消费更多依托国内市场,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

  可以说,强调“国内大循环”的主体地位,既是为应对当前国际形势的需要所起,也是自身改革的必然。

   

  近15年我国最终消费支出占GDP比重 

  观察近10年的消费数据,我国GDP增速小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长比例,消费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发挥了基础性作用,成为了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41.2万亿元,同比增长8%,当年消费支出对GDP增长贡献率为57.8%。伴随消费增长的同时,消费升级的需求也愈加强劲。

  即便是今年以来,在疫情冲击的特殊背景下,以宅经济为代表的线上消费能量得以充分展现。1-6月全国网上零售额5.15万亿元,与去年同比增长7.3%,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4.35万亿元,与去年同比增长14.3%。

   

  2019年10月30日,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工作人员在一处企业展台内施工。新华社记者方喆摄 

  高质量的消费需求也在不断释放。2018年11月,世界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际级博览会在中国上海开幕,进博会自此成为我国国家级常设项目。数据显示,第二届进博会累计意向成交额达711.3亿美元,较第一届增长23%。这个巨型规模的“种草”大会上,各种“花式”消费层出不穷,从“最小心脏起搏器”到“会飞的汽车”,都成为国内采购商热衷追逐的囊中物。

  “高质量”的发展,还意味着“科技”与“创新”的地位比以往愈加重要。

  以科技创新催生新发展动能。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实现依靠创新驱动的内涵型增长。我们更要大力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尽快突破关键核心技术。这是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重大问题,也是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关键。

  构建“国内大循环”,更重要的是加强科技创新。目前,我国在数控机床、芯片、传感器等高端技术领域仍然有明显的短板,从全球供应链来看,相对处于低端的制造和原材料生产往往最容易受制于人,着重于“国内大循环”,离不开对高端技术和知识产权等方面进行补足。

  “国内大循环”并不是“闭门造车” 

  新发展格局决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国际经济联通和交往仍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当前全球正处于一个高度精密运作的综合体,割裂本就无从谈起,而我们也从来没有动摇过开放的决心。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表示,当我们强调“国内大循环”的时候,千万不要把国内和国外割裂开来。

  “国内大循环与国际经济循环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表示,“提出新发展格局,并不意味着中国对外开放战略发生转向,脱钩的观点也是站不住的。”

  他认为,虽然当前遇到一些阻力与挑战,并不意味着国际循环的重要性下降。在全球化背景下,各国经济活动不可能完全封闭起来运行。事实上,中国早已深度融入经济全球化的国际分工体系,即便是扩大内需,也离不开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协同配合。畅通国民经济循环,是要通过改革打通各个环节,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高标准市场体系,完善公平竞争制度,促进国内规则与国际规则的更好对接,我国对外开放将进入一个更高水平的新阶段。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力就是对外开放。对外开放是基本国策,我们要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形成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要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推动完善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经济治理体系。(【财经翻译官】闫雨昕/文)

  【编辑:王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